解放長春始末

欄目:歷史 ┊ 發布時間:2018-10-30 ┊ 人氣:

直到今天,在長春百姓中,還時常能聽到70年前解放長春戰役中的一些故事。在長春解放70周年之際,有對長春歷史懷著深厚感情的人會去紅旗街、西安橋,去二道河子、全安橋等昔日國共雙方對峙的地方尋找當年的遺跡,憑吊歷史,回顧那段血與火的歲月——

從1946年到1947年,東北民主聯軍(“東北人民解放軍”前稱)經過南下松花江的三下江南作戰,對吉林、長春以北地區展開強大攻勢,從1947年夏開始到1948年春又連續發動了夏、秋、冬三次攻勢,之后,國民黨40多萬軍隊被迫龜縮到長春、沈陽和錦州三個孤立的據點,實際所占區域不足東北全境的百分之一。對國民黨來說,長春的形勢更是嚴峻。1948年3月,六十軍從吉林撤到長春,四平又于3月13日被東北人民解放軍攻占,長春已成“陸上孤島”,它與沈陽、錦州和關內蔣管區的聯系,只能靠空運來維持。

國民黨在長春構筑“堅冠全國”的防線

7月30日本報刊發的紀念長春解放70周年專題稿件《那一年 我家住進了“八路軍”》一文中,在姜占立老人的童年記憶中,當年解放軍攻打大房身機場后,盡管戰斗勝利了,解放軍占領了機場,但家里住的“八路軍”(解放軍)卻傷亡慘重。這是圍城之初發生的事。事實上,解放軍對長春采取“久困長圍”的作戰方案不是一開始就定下來的,而是在實際對敵作戰中逐漸沉淀下來的。長春圍困戰之前,盡管長春局勢對國民黨非常不利,但守軍實力并不弱。

長春城內,有蔣介石嫡系將領、東北“剿總”中將副司令鄭洞國坐鎮,他領導的第一兵團司令部統帥兩個軍和所有的地方部隊,約有10.7萬人。其中新七軍是蔣介石的嫡系部隊,有所謂“遠征軍”、“王牌軍”之稱;六十軍屬云南滇系部隊,雖到東北屢受挫折,但仍有相當實力。這兩支正規軍及兵團直轄部隊共約6萬余人。其他如吉林保安旅、騎兵第一旅、第二旅等地方部隊及土匪、警察武裝等約有4萬余人。

當時城內國民黨軍隊的固守方案是:以市區中軸線中正大街(今人民大街)為分界線,劃分東、西兩個守備區。新七軍防守西守備區,六十軍防守東守備區。中正廣場(今人民廣場)被劃入新七軍防區,但直接由第一兵團警衛部隊防守。西守備區的新七軍,將司令部設于原日本關東軍司令部(今中共吉林省委辦公樓)內。陳鳴人領導的新編三十八師防務區為興安橋(今西安橋)至洪熙街(今紅旗街)。大房身機場、從西廣場到興安橋、從洪熙街至南嶺、 原偽滿經濟部(今吉大三院)、原偽滿司法部(今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部)等都有師團防守。東守備區的六十軍,防區在東大橋以北至長春西站、東大橋至全安廣場及二道河子、全安橋至南嶺等處。長春外圍的寬城子、宋家洼子一帶則由吉林保安旅及獨立團防守。

位于東北腹地的長春,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此前,作為偽滿“國都”時,日本關東軍就構筑了很多堅固工事,市內一些主要大樓,都有堅固的地下通道或地下室。從1947年5月開始,國民黨守軍遭到東北民主聯軍的軍事打擊后,國民黨當局又強行向多家銀行及中央信托局貸款東北九省流通券5000萬元,并迫使長春市商會等“捐款”8億元,購買了水泥和大量鋼軌、鋼筋等建筑物資,加緊修筑立體防御工事,還聘請專家搜集世界各國有關防御工事的資料,精心設計,動員數萬人,使用水泥6萬袋、鐵板1500噸。到1948年4月初,已基本形成完整的防御體系。主陣地非常堅固,長春市經過國民黨一年多的經營,在日偽遺留工事的基礎上形成了要塞式的具有現代化防御體系的城市。因此,國民黨中央通訊社吹噓:“長春防線為‘堅冠全國’的永久工事。”蔣介石妄想憑借在長春構筑的明碉暗堡和10萬美械,把長春變成伸入我北滿解放區腹地的一顆釘子,實現“死守待援,待機反攻”的策略。

解放軍在長春城外修筑“地下長城”

最初,東北人民解放軍是決定以強攻手段奪取長春的,1948年3月下旬,“東總”在哈爾濱召開的各軍區軍事會議上,才確定解放長春主要的軍事行動是對長春進行軍事包圍。5月,長春國民黨守軍為確保機場免受解放軍炮火的威脅,組織兵力沿大房身機場以北向西北方向出擊,并用一部分兵力修筑大房身機場外圍工事,企圖把解放軍阻擋在炮火射程之外,有利于固守機場。為了打破國民黨的作戰企圖,5月24日,解放軍動用20個師的兵力攻打長春外圍,雖然最后一舉控制了大房身機場,切斷了國民黨守軍唯一的空中通道,但此次行動,解放軍也付出了相當大的損失。

在長春外圍,解放軍的作戰取得了很大收獲,但傷亡也很大,考慮到對有堅固設防和重兵防守的大城市進行攻堅戰,在戰術和技術上仍存在不足,經過對多套作戰方案的比對,最終確定了“久困長圍”的作戰方案。6月22日,解放軍十萬圍城大軍進入指定位置,筑成了一道堅不可摧的“城外之城”。

當時,長春的包圍圈分為兩層。城西及城南一帶是敵軍可能突圍的主要方向,由解放軍重兵固守,并有機動和策應部隊,構成圍城外層的包圍圈;里層包圍圈由六個獨立師形成,按50米一個戰士的密度對城內國民黨守軍進行監視。圍城部隊對長春的包圍圈,最初有150里左右,由于戰線過長,兵力分散,不能發揮圍城威力。于是,圍城部隊后來開始緊縮包圍圈的戰斗。采用挖地道爆破法不斷拔除敵守軍據點,將包圍圈向里壓縮,很快將包圍圈縮小了三分之一。隨后,圍城部隊在炮兵掩護下,有計劃地修筑了工事,經過半個月的艱苦作業,修筑起來的工事、交通壕縱橫交錯,形成了一條百余里長的“地下長城”。從地面上看,一馬平川,不見一兵一卒,但在地面下,卻是千軍萬馬。還在壕溝邊架設起鐵絲網等,構成對長春守敵的天羅地網。

鄭洞國等國民黨高級將領并不甘心坐以待斃,曾多次組織出擊,但均被解放軍打退。遼沈戰役開始后,鄭洞國對蔣介石命令其撤到沈陽的命令還懷有一線希望,試圖鋌而走險,于10月3日組織新七軍向長春西北部出擊,試探性突圍,企圖占領寬城子和大房身機場,為逃離長春創造條件。此次戰斗異常激烈,但最終被我軍再次擊退。敵軍突圍、騷擾等企圖由此逐漸化為泡影。

兩軍對陣 解放軍為百姓發放糧食4000余噸

圍困長春,在以軍事斗爭為主要手段的同時,經濟封鎖也是極為重要的手段。解放軍運用軍事力量控制長春外圍的所有通道,切斷國民黨守軍的一切物資,尤其是糧食來源,使其糧彈俱盡,無力作戰。敵我雙方爭奪糧食,在圍城指揮所領導下,圍城部隊與當地各級民主政府組成秋收斗爭委員會,統一指揮長春外圍的秋收斗爭,郊區的黨政軍民進行緊急搶收。從9月末到10月初,短短10天內,便將幾萬坰莊稼收割干凈,并及時將收獲的糧食轉移到安全地帶。

1948年3月8日,隨著吉林市的解放,國民黨六十軍突圍到長春,未帶顆粒糧食,新七軍只撥給六十軍馬料做軍糧,因此,六十軍便在駐防區的邊緣地帶到處搜查和搶奪老百姓的糧食。早在年初,東北“剿總” 第一兵團司令鄭洞國預感到,糧食將是堅守長春的關鍵問題,于是立即部署搶購糧食。到5月末,國民黨當局已陸續從長春周邊各縣農村征購和搶購約300多萬斤糧食。

自6月25日解放軍圍城之后,從市區外購糧的渠道被切斷,國民黨立即開始轉向搶購市內市場上的商品糧。在鄭洞國的指令下,出臺了《戰時長春糧食管制暫行辦法》,規定長春市的市民,每戶只準存3個月的口糧,超過部分不準自己留用,必須上繳政府收購,以充軍需。若隱匿不報者,一經查獲,不僅沒收糧食,還要依軍法嚴懲。開始時,還是按規定挨戶登記存糧,后來便野蠻搜查,公開強搶。7月又公布“補充規定”,將麥子、麩子、糠皮等也列入管制之內。

這樣的政策使長春市內許多人家陷入饑餓境地,百姓只能以野菜充饑,后來連樹葉和樹皮都被搶光了。二道河子在解放前一個月內幾乎出現了十室九空,變成南關大橋外陰森的 “三不管”地帶。市內留下的人,多數靠吃粬子面和酒糟維持生命。

為了城中百姓,我地工人員還發動市民同國民黨當局進行針鋒相對的斗爭:讓人們利用地窯、夾壁墻、天棚頂、地板下藏糧;組織口糧被搶劫一空的市民向政府當局進行抗議,并到南關、偽皇宮、新民胡同及八里堡等市場搶奪食品,有的甚至冒生命危險去奪取空投糧食。

8月以后,國民黨當局為減輕壓力,開始千方百計向城外驅逐百姓。當時曾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凡缺口糧者要離開市區,否則強行驅逐。要求每個警察要趕走八人,每個保長要動員送走三戶。凡抓住違紀或有輕微犯罪行為的嫌疑人,一律遣送出城,不準再返回。有些老弱病殘者,經過多日饑餓,身體已十分虛弱, 離城走不多遠便倒下死在路上。

今南關大橋、 東大橋、 朝陽橋、 西安橋外和紅旗街長影以西地區,約有500米寬的兩軍對峙的真空地帶。從城里像潮水一般涌出來的大量難民,都滯留在這些區域,最多時達到過十幾萬人。這一區域十分混亂,空氣污濁,臭氣熏天。

鑒于這種情況,解放軍圍城部隊經請示總部,于8月中旬開始向周圍各縣疏散難民或就地救濟安置。但從城內出來的難民源源不斷,圍城部隊既要執行戰斗任務,又要安置這些難民,只能實行定時、定點(卡哨)進行疏散,負擔十分繁重。中共吉林省委為減輕前方戰士的負擔,于1948年8月14日組成“吉林省處理長春外圍難民委員會”,下設興隆、長春、長南三個辦事處和若干個難民收容所,由部隊和地方抽調300多名工作人員負責具體登記、 放糧、 防疫送出等工作。據統計,“吉林省處理長春外圍難民委員會” 先后共收容接待難民約15萬人,消費和發放救濟糧約4000余噸,發放救濟款6億元(東北地方流通券)和2.5萬公斤食鹽。

國民黨守軍軍心渙散最終選擇投誠

由于解放軍實行“久困長圍”和嚴密的經濟封鎖,敵軍內外交困,士氣低落,軍心浮動。當時被圍困在城中的國民黨軍隊除了新七軍和六十軍外,還有相當一部分雜牌軍和地方部隊。這些雜牌軍和地方部隊,以及非嫡系的六十軍,待遇和處境都不好。資料顯示,當時,一般的國民黨士兵的給養減到每人每天只發雜糧12兩,嫡系部隊新七軍的待遇要更好一些,每人每天多發大米3兩,在糧食不能供應時,地方部隊僅發代金,此種代金規定每人每日發東北流通券1200萬元,而當時的黑市糧食價格,以高粱為例,已漲到每斤1500萬元,還屬于有價無市。

軍心渙散導致部隊再無戰意,幾乎每天都有國民黨士兵投誠的。據統計,從1948年6月到9月中旬,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有15000多名國民黨士兵投誠。多數是整班士兵一起投誠。圍城期間,城外大軍壓境,城內六十軍和新七軍摩擦不斷,雙方甚至在大同廣場(今人民廣場)鳴槍沖突。隨著雙方矛盾日深,六十軍軍長曾澤生早已和解放軍接洽起義和交接防務事宜。當蔣介石的撤退命令一到長春,曾澤生就率部起義了。

1948年10月18日,毛澤東發給東北局的電文中,講明了爭取鄭洞國起義的重要性,稱鄭洞國是黃埔一期生,在當時的情勢下,爭取他起義,對國民黨整個黃埔系軍隊的影響都會很大。電文中還提到,要安置好曾澤生的部隊,維護人民解放軍的信用。此前,周恩來也致電鄭洞國,爭取他和平起義。這一點在中共中央給東北局的電文中有提到,并稱,林彪和肖勁光也可寫信給鄭洞國,來爭取他早日投誠。10月18日當天,周恩來還寫有一封給鄭洞國的信,促其起義。此前,城外早先投誠與被策反的鄭洞國舊部高級軍官都輪番化裝潛入長春市內與地下黨組織及人員相互配合,對鄭洞國本人以及其屬下各部進行勸說。

終于,1949年10月19日,鄭洞國率領所部第一兵團直屬機關部隊與新七軍全體官兵放下武器,向人民解放軍投誠。至此,長春解放。鄭洞國的投降是國民黨守城軍隊在高級指揮官率領下實行全體投降的第一次。這是中國戰爭形勢已經發生變化并將繼續發生更大變化的象征。長春的解放,不但加快了東北全境解放,也給當時所有據守大城市的國民黨軍隊指明了一個前途。

更多精選報道盡在吉林新聞網

k9彩乐园 秭归县 | 东源县 | 湛江市 | 岫岩 | 瑞金市 | 忻城县 | 南木林县 | 新宾 | 来凤县 | 罗江县 | 铜陵市 | 清水县 | 社旗县 | 兰溪市 | 尼玛县 | 上饶县 | 青神县 | 秭归县 | 宣武区 | 文成县 | 兴城市 | 台江县 | 庄浪县 | 普兰县 | 宜川县 | 汶川县 | 永春县 | 娱乐 | 精河县 | 思南县 | 洪洞县 | 平南县 | 石嘴山市 | 临潭县 | 靖宇县 | 仪征市 | 安丘市 | 昌都县 | 斗六市 | 岫岩 | 陵川县 | 肃宁县 | 松溪县 | 维西 | 苗栗县 | 凤凰县 | 盘山县 | 永兴县 | 淳化县 | 万安县 | 湘潭市 | 临潭县 | 新和县 | 永宁县 | 宁蒗 | 长丰县 | 乌拉特中旗 | 老河口市 | 托克逊县 | 铁力市 | 广平县 | 宾川县 | 大田县 | 五原县 | 楚雄市 | 张家港市 | 永城市 | 贵阳市 | 嘉黎县 | 镇原县 | 通州区 | 抚松县 | 江阴市 | 新密市 | 龙川县 | 古田县 | 台东市 | 澄迈县 | 宣威市 | 泰宁县 | 娱乐 | 那曲县 | 阳春市 | 襄樊市 | 长海县 | 阜新 | 洛川县 | 沧源 | 广昌县 | 金阳县 | 库尔勒市 | 昭平县 | 延津县 | 连江县 | 普陀区 | 中宁县 | 瑞金市 | 明星 | 房产 | 泽库县 | 金乡县 | 深泽县 | 霍邱县 | 宁津县 | 攀枝花市 | 商南县 | 莫力 | 深圳市 | 惠东县 | 修水县 | 博野县 | 广河县 | 同心县 | 张家界市 | 治多县 | 佳木斯市 | 芦溪县 | 保康县 | 巫溪县 | 萨嘎县 | 腾冲县 | 临澧县 | 惠来县 | 色达县 | 荣昌县 | 登封市 | 二连浩特市 | 曲沃县 | 宣武区 | 合川市 | 襄汾县 | 安阳市 | 岑巩县 | 图木舒克市 | 张家口市 | 益阳市 | 华阴市 | 长治市 | 普安县 | 闵行区 | 马尔康县 | 芦山县 | 辽阳市 | 常州市 | 滨海县 | 宜春市 | 达拉特旗 | 板桥市 | 罗平县 | 南京市 | 天等县 | 庆城县 | 铁岭市 | 罗源县 | 沂南县 | 雅江县 | 连山 | 平江县 | 黎平县 | 疏附县 | 浏阳市 | 仙游县 | 彩票 | 定南县 | 洮南市 | 突泉县 | 浦北县 | 循化 | 简阳市 | 乐东 | 南皮县 | 闽清县 | 团风县 | 昭觉县 | 平昌县 | 泸州市 | 彭山县 | 孟津县 | 甘南县 | 克拉玛依市 | 宽城 | 阿拉善盟 | 平湖市 | 财经 | 灌云县 | 平和县 | 红安县 | 托里县 | 锡林浩特市 | 礼泉县 | 金川县 | 汉源县 | 宜良县 | 开江县 | 类乌齐县 | 班玛县 | 白朗县 | 眉山市 | 南宁市 | 凤阳县 | 阿克 | 延吉市 | 鄂伦春自治旗 | 西乌珠穆沁旗 | 望谟县 | 白沙 | 灵石县 | 秭归县 | 贵阳市 | 亚东县 | 门源 | 泸水县 | 城步 | 谢通门县 | 温宿县 | 蒙自县 | 娄底市 | 吉安市 | 牡丹江市 | 永靖县 | 治县。 | 云龙县 | 永安市 | 云阳县 | 正宁县 | 临漳县 | 广宁县 | 南郑县 | 武威市 | 广宗县 | 涿鹿县 | 河津市 | 东城区 | 长子县 | 迁安市 | 邢台市 | 青海省 | 新乡市 | 文安县 | 旺苍县 | 彰化市 | 汪清县 | 儋州市 | 麻栗坡县 | 饶河县 | 丰都县 | 嘉黎县 | 武鸣县 | 东乌珠穆沁旗 | 普宁市 | 西林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