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解放長春70周年

欄目:歷史 ┊ 發布時間:2018-10-30 ┊ 人氣:

 

QQ截圖20181030204748.jpg

10月19日,對長春這座城市來說是個特別值得紀念的日子。70年前的這一天,飽嘗淪陷之痛和戰亂之苦的長春終于迎來了和平和自由的曙光,新的歷史紀元從此開啟。這一天,是長春人民受奴役、受壓迫的終點,也是建設新長春、開創新天地的起點。這一天被鐫刻在長春解放紀念碑上,也將刻在一代又一代長春人民的心里。在長春解放70周年即將到來之際,本報推出系列報道,重溫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繼承革命先輩用生命捍衛的理想信念,進一步激發我們奮勇向前的精神力量!

1948年春天,在我國東北,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東北人民解放軍在攻克四平后,已把霸占東北大部分地區的幾十萬國民黨軍隊打得七零八落,被迫龜縮在北寧線、長沈線上的錦州、沈陽、長春三個主要孤城內和沈陽附近的零星地方,國民黨軍隊在東北戰場上已由攻勢變為守勢。此時在東北,我軍野戰部隊和地方部隊已達百萬人,在數量上已大大超過了國民黨軍隊。東北戰場上奪取勝利的決戰時機已經成熟,而攻取長春則成為我軍的一個當務之急。如果不攻取長春,我北滿軍隊則無法南下,如直接攻打沈陽又易受長春、錦州兩面敵軍的增援夾擊,在軍事上十分不利。于是,從1948年春天我軍勝利奪取吉林市后,攻打長春對于國共雙方來說都是不言自明的。

由強攻轉為圍困

戰術:

長春位于東北中部,早在清末民初就是南北滿的分界點,東北淪陷時期又被日本關東軍選定為偽滿國都,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偽滿時期,日本關東軍在長春構筑了許多工事,市內一些主要大樓的堅固程度甚至超過一般性的碉堡,有的還有地下室或地下通道,易于防守而不利于進攻。從1947年開始,國民黨當局又動用十幾萬人力,耗費巨資修筑了許多鋼筋水泥碉堡和地下暗堡群,其中在中正廣場(今人民廣場)原偽滿中央銀行大樓周圍修建的永久性工事就達150處之多,整個城區儼然是一座易守難攻的軍事要塞。不僅如此,在1948年3月9日國民黨六十軍從吉林撤退到長春后,長春城內共駐守敵正規軍與雜牌軍近10萬人,其中新七軍還是國民黨的王牌軍之一,長春成為敵軍重兵駐守的城市。因此,國民黨中央社吹噓長春的工事“堅冠全國”“固若金湯”,這不僅僅是吹牛,也有幾分依據。

然而,我東北人民解放軍自有破解“金湯”的妙策。我軍奪取長春的最終戰術確定為:久困長圍、經濟封鎖,使長春國民黨守敵要么投降,要么被困死。

我軍解放長春的戰術決策實際上是由最初準備強攻轉為圍困的,過程如下:

1948年三四月間,我東北局和東北軍區暨東北解放軍總部召開過一系列會議,中心議題是1948年解放全東北,其中包括解放長春問題。具體戰術是強攻,以期將長春守敵就地消滅,避免其南下與沈、錦之敵會合。為此,我軍遼東軍區前方指揮所于4月13日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第一前方指揮所,專門負責攻打長春。

強攻長春,當時我軍除了要快速解放長春這座城市外,還有要獲取攻克大城市經驗、為下一步攻沈打錦做準備的考慮。因為我軍當時剛剛攻克四平不久,戰役過程已暴露出在城市攻堅戰上的經驗不足。時任我軍第一前方指揮所政委肖華在后來的回憶中就講到了這一點:“長春是座現代化城市,防御工事比較堅固,如偽滿的中央銀行,炮彈打在墻壁上,只碰下一點皮,子彈碰上就飛了。在市內大街小巷,建有碉堡工事,都是鋼筋水泥的。準備打這樣一座現代化城市,目的是為以后奪取大城市提供經驗。”

就在我東北人民解放軍逐步實施強攻長春的作戰方針時,由毛澤東代表中央軍委,從整個東北戰局的高度考慮,提出圍長打錦,堵住遼西走廊,將東北之敵全殲在東北的作戰方針。中央是基于全國戰場上的形勢提出這個作戰方針的,圍長打錦,防止在攻長上投入太多的兵力而削弱我軍在北寧線的力量,以致貽誤戰機把北寧線上的敵軍放回關內。這個方針無疑是正確的。肖華在回憶中寫道:“1948年4月,中央軍委、毛澤東同志給中共中央東北局電報,一方面同意攻打長春的意見,同時也指出南下北寧線作戰的重要意義。”不能在攻長上投入和損失太多的兵力,這就決定了解放長春的作戰方式必然要由強攻轉為圍困,即使強攻,也要將敵人圍困到不堪一擊的時候實施。

我軍對長春的軍事包圍,早在敵六十軍逃到長春、我軍準備強攻長春時即已開始。從4月13日我軍第一前方指揮所成立,到5月23日的40天中,我軍陸續調動一、六兩個縱隊和三個獨立師等兵力將長春守敵圍住。5月24日,我圍城部隊又一舉攻占長春西郊的大房身機場,截斷了敵守軍空中增援和逃跑的通道,隨后不斷向城市壓縮,為強攻不斷做準備。此時,部署在長春周圍的我軍直接圍城和后備兵力絕對多于敵守軍,各部隊都在研究攻打長春的辦法。

6月中旬,我東北軍區暨東北人民解放軍總部在吉林召開各部隊師以上首長會議。會上,按照中央軍委的要求,確定對長春短時間內不采取強攻硬打的軍事行動,而是采取軍事包圍、經濟封鎖、政治攻勢并舉的三位一體策略。肖華在回憶中寫道:“六月間,根據黨中央和東北局的指示,將直接打下長春的作戰部署改變了,而確定以軍事斗爭為主要手段,以強大軍事力量為后盾的軍事打擊、政治攻勢、經濟封鎖三位一體的久困長圍的斗爭方針。”

軍事包圍經濟封鎖政治瓦解

圍城:

吉林會議后,為了實施新的作戰策略,我軍及時調整部署,將第一前方指揮所改稱第一前方圍城指揮所,將原來我軍一、六兩個縱隊和三個獨立師圍攻長春的部署,改為由我軍十二縱隊和6個獨立師(六、七、八、九、十、十一獨立師)共計10萬人、與敵軍1∶1對等的兵力進行圍城。

我軍分做兩層進行包圍:里層包圍圈周長約75公里左右,后來向城內壓縮,又縮小了三分之一,是圍繞市郊修筑的一條50余公里的長壕,壕邊架起了鐵絲網、電網,士兵在壕內圍守。里層包圍圈由6個獨立師值守,用三分之二兵力、以相距50米甚至更近距離一個士兵的密度,對城內敵軍進行嚴密監視,余下三分之一兵力作為機動力量使用。外層包圍圈部署在城西及城西南一帶,因為這個方向是敵守軍突圍的主要方向,由十二縱隊派三分之二兵力把守,另外留三分之一兵力作為機動部隊,負責長春外圍其他方向的策應行動。

在我軍構筑長春城市包圍圈的同時,敵軍也布置了防守圈。兩圈之間形成一道寬窄不一、雙方都不控制的“真空地帶”,即敵軍的棄管區。

隨著對長春城市軍事包圍圈的形成和緊縮,對長春的經濟封鎖和政治攻勢也開始了。在6月28日我軍圍城政工會上,肖華報告的第一部分就是“發動群眾封鎖長春敵人”。肖華講:“長春約有六十萬居民,十萬敵軍,如果我們在空中、陸上斷絕敵人的生活資料,嚴禁城外食糧輸入,不讓長春與市外來往(現敵空運已受阻礙,兩機場在我控制下),這樣經過兩三個月后,敵內部情況定會發生劇烈變化,將會造成敵人的饑餓和困難,軍民交困,軍掠民怨,士氣瓦解,社會秩序發生騷亂,生存條件為我操縱,這時也將是我大舉攻城的有利時機。”肖華提出的口號是:“不給敵人一粒糧食一根草,把長春蔣匪軍困死在城內”“軍民一條心,把長春變成死城,變成敵人的墳墓”等。關于政治攻勢,肖華提出,“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以軍事包圍和經濟封鎖這兩大壓力,削弱敵人斗志,瓦解敵人戰斗力,求得達到奪取長春的軍事目的”。

我軍經濟封鎖的目標主要是糧食,分為空中和陸地兩個方面實施封鎖。空中封鎖主要由圍城的高炮部隊擔任。自從5月24日大房身機場被我軍攻占后,南來的空投就成為長春守敵的生命線。根據這種情況,東北人民解放軍總部先后給長春前線調來4個高射炮團,打擊敵方的空投。陸地封鎖采取軍隊封鎖與群眾封鎖相結合、重點封鎖與一般封鎖相結合的辦法,即以圍城部隊為第一線,以地方工作團為第二線,在通往長春的各交通路口設立檢查站、檢查哨,結合成一個嚴密的封鎖網。在這個封鎖網的封鎖下,敵守軍想從城外往城內偷運糧食收效甚微。

政治攻勢的最終目標,就是利用各種手段瓦解和策反城內守敵。為此,根據守城敵軍來源復雜、士氣低落,本地官兵與長春本地人有各種社會聯系、強征來的士兵又多心懷不滿等特點,以及嫡系與非嫡系、正規軍與地方軍的矛盾,大力展開對敵的瓦解和策反工作。工作分為在城外部與在城內部兩個方面進行。在城外部即由圍城的前沿部隊采取陣前喊話、唱對面敵守軍士兵家鄉歌曲、送宣傳品、食物和投誠通行證等方式,爭取敵軍投誠和放棄抵抗。在城內部則由圍城部隊的對敵工作委員會、我方地下工作者,以及地方黨政軍中一切與城內有聯系的人員執行,他們在城內守敵的各個系統中宣傳全國戰場形勢和我軍政策,既收集了敵方情報,又對其進行了滲透,效果非常明顯。這兩方面的工作均由我軍政工系統統一領導,根據戰場形勢隨時調整工作重點,最終成功瓦解了長春守敵。

敵軍“刮民養兵”我軍開卡子放人

策略:

國民黨長春守軍對我軍的圍困最初不以為然,直到大房身機場被我軍控制、發現我軍圍而不打后,才感到局勢不妙。于是,他們開始重視對軍隊至關重要的東西──糧食。在此之前,他們曾對全市進行戶口清查和糧食登記,查明全市存糧只夠吃到7月底。

為了盡可能多地獲得糧食,國民黨第一兵團司令兼吉林省政府主席鄭洞國多管齊下,采取了4個辦法應對:一是在市場上搶購糧食,二是管制糧食,三是要求蔣介石空運糧食,四是向城外驅趕沒有本市戶籍的百姓。但這時,市場上的糧食已經很有限了,空運方面也只能依靠空投,但在我軍高炮的打擊下,真正空投到敵軍手中的糧食也為數不多。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搜刮老百姓的存糧,即所謂糧食管制。7月初,鄭洞國簽發了《戰時長春糧食管制暫行辦法》,隨后成立“軍糧籌購委員會”,用長春國民黨銀行發行的大額鈔票和隨意填寫的“本票”,強行收購長春居民手中的糧食。這樣,長春城內居民手中的多余口糧大多被國民黨軍隊掠去。

由于缺糧,市場上的米價越來越高,最高時每斤高粱米售價達億元以上,城內居民不可避免地陷入饑餓之中。餓死人的情況從7月開始,8月以后情況更為嚴重。時任國民黨長春市市長尚傳道后來在《四進長春》中記述:“八月以后,卡哨內餓死的人越來越多,有的人在路上走著就倒下去了。有些胡同里,饑殍橫陳,無人收葬。還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

為了擺脫這種困境,8月以后,為解決城內國民黨軍隊與市民爭食的問題,長春守敵按照蔣介石的命令疏散市民出城,于是,在今長春大橋、東大橋、朝陽橋、西安橋各橋外和紅旗街長影以西,平均“一兩里地”寬的兩軍對峙的“真空地帶”涌入大量饑民。這些饑民滯留在此,大量餓死。

我圍城部隊發現了包圍圈內被“疏散”出來的饑民大量餓死的情形,特別是8月下旬,新華社著名記者穆青深入長春東郊八里堡,親眼看到一家家人餓死在炕上、街邊的慘狀后,給予高度重視,不僅快速解救了八里堡的饑民,還經請示東北人民解放軍總部,于當年中秋節(9月17日)前后,開始不定期地在包圍圈的西部開卡子大量放人,并組織長春周圍各縣地方黨政部門對出卡子的饑民進行救助,使他們得到了妥善的安置。據統計,從開卡子放人到長春解放,我方處理長春外圍難民委員會共收容接待難民約15萬人。盡管如此,在戰爭的特殊情況下,還是造成了大量平民死亡。長春市民的巨大犧牲提醒后世永遠銘記:珍愛和平,遠離戰爭。

敵六十軍起義新七軍投誠

解放:

在我軍的軍事包圍、經濟封鎖、政治攻勢下,長春守敵軍心渙散,斗志盡失,官兵逃亡、投誠者與日俱增,不僅有眾多單個的士兵來降,還有成班成排的士兵丟掉陣地向我軍陣地跑來。向我軍投誠,已成為敵守軍無法控制的局面。據統計,從圍城開始至10月6日,我軍共接收投誠的敵軍官兵1.8萬余人(不包括戰斗死傷者及俘虜),占敵守軍總數的18%。

在長春敵軍困守孤城、已成甕中之鱉之際,8月14日,我東北人民解放軍中的野戰軍獨立出來,于9月正面發動了聲勢浩大的遼沈戰役。為進行戰略決戰,我軍將原先為最后強攻長春而準備的一縱(駐九臺)、六縱(駐雙陽)調離長春戰場,南下遼西。我軍圍長的十二縱隊和6個獨立師基本未動,也未改變部署。為確保困住長春守敵,令其不能向西突圍,以及防止駐沈敵軍北上,我東北野戰軍總部調獨立一、三、四師及北滿14個獨立團共6萬兵力,沿長沈線布防。

至10月份,困守長春的國民黨軍隊已被嚴重的饑餓和寒冷的天氣拖得奄奄一息,盡管蔣介石一再命令其突圍南下,但小試幾次均未成功。最后,在我軍的策動下,受歧視的六十軍于10月17日率先起義,新七軍隨后于19日投誠。長春在我軍近5個月的嚴密封鎖后終于迎來了解放,這座被國民黨認為“固若金湯”的城市終于迎來了新生。據東北野戰軍總部發布的第二號作戰公報,在圍困長春的近5個月中,在歷次外圍戰中,共擊斃敵人4328人。

10月19日上午10時,國民黨新七軍開始按投誠協議撤出市區,我圍城部隊威武雄壯地開進長春市中心。隨后,鄭洞國也于21日凌晨放下武器,走出了他的司令部——偽滿中央銀行大樓的地下室。

曙光:

長春跨進嶄新的時代

長春解放了!然而,此時的長春卻幾乎成了一座“死城”:破爛不堪的公用設施、倒閉癱瘓的工商業和橫陳街巷的餓殍。掙扎著活下來的百姓也被饑餓和寒冷折磨得奄奄一息。

為了解救城中嗷嗷待哺的長春市民,人民政府馬上從城外調進早已準備好的糧食、棉衣和燃料,向市民發放。短短幾天時間,便將城內市民從死亡線上全部拯救過來。至年底,人民政府共向城內“發放救濟糧985710斤,救濟42484戶165769人”。

在救生的同時,人民政府組織人力埋葬死尸,同時接收大企業、恢復公用設施、啟動私營工商業,使“死城”很快“活”了起來。

10月21日,東北新華書店開始營業,發行大批新圖書,宣傳黨的方針政策;10月22日,長春新華廣播電臺開始播音,傳播國內外新聞;

10月23日,中共長春市委機關報《長春新報》復刊發行,電力局恢復供電,郵電局恢復營業;10月25日,吉長鐵路恢復運輸;10月29日,自來水廠恢復供水,電車公司恢復運營……此外,火柴廠、度量衡廠、造紙廠等一批被人民政府接收的工廠也陸續恢復生產。

為使工商業迅速、大量地恢復起來,長春解放不久,工商管理局即成立了糧食、百貨、燃料等公營公司,以大量物資供應市場,平抑物價,保障了社會生產和人民生活。同時,對私營企業3個月內免予征稅并發放工商貸款,使長春的私營工商業迅速活躍起來。

長春解放前夕,全市工業僅剩下為國民黨加工軍需品的裕昌源、益發合等10家,商業僅剩下為國民黨官僚服務的銀樓、舞廳、委托代理行等270家,一派蕭條景象。到1948年12月,私營工商業迅速發展到3072家,其中工業626家、商業2446家。至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全市工業企業已發展到6376家,擁有職工近3萬人;商業企業增至6200家,擁有店職員1.8萬余人。這些工商業的發展,為支援全國解放戰爭和大規模的經濟、文化建設,奠定了良好的物質基礎。

人民的城市回到人民的手中,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和活力,人民當家做主的熱情也空前高漲:1949年7月至12月,長春市召開了3次人民代表會,幾百名人民代表匯聚一堂,審議政府工作,商討建設長春的大事要事。

1949年10月1日,當北京天安門城樓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的聲音響起的時刻,長春也沸騰了,長春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終于跨進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開始了大規模的經濟建設。

更多精選報道盡在吉林新聞網

k9彩乐园 微山县 | 宜宾县 | 邻水 | 耿马 | 河源市 | 南岸区 | 宁津县 | 荣成市 | 宿松县 | 屏东县 | 三台县 | 准格尔旗 | 洛宁县 | 彭阳县 | 永清县 | 滕州市 | 隆昌县 | 堆龙德庆县 | 长海县 | 长泰县 | 仪征市 | 普兰店市 | 黔西县 | 湘潭县 | 齐齐哈尔市 | 辽阳市 | 新津县 | 永修县 | 肃南 | 鸡泽县 | 巫山县 | 曲阳县 | 安远县 | 永顺县 | 黑水县 | 澄江县 | 西乡县 | 彰化市 | 西充县 | 和平县 | 漳州市 | 石柱 | 锡林郭勒盟 | 澎湖县 | 桃江县 | 廊坊市 | 鹰潭市 | 宁陵县 | 大荔县 | 秦安县 | 同心县 | 延边 | 叙永县 | 田林县 | 贵溪市 | 吉林市 | 临猗县 | 且末县 | 平阴县 | 邳州市 | 元朗区 | 广州市 | 买车 | 海原县 | 沙洋县 | 康定县 | 邮箱 | 陇西县 | 固阳县 | 洞头县 | 延吉市 | 镇江市 | 吴江市 | 山西省 | 华阴市 | 中江县 | 垦利县 | 沙雅县 | 休宁县 | 彩票 | 信丰县 | 麻栗坡县 | 西和县 | 大洼县 | 乳山市 | 应城市 | 郸城县 | 新丰县 | 翁源县 | 垦利县 | 建平县 | 会宁县 | 阿勒泰市 | 阳新县 | 邢台县 | 大新县 | 滕州市 | 平凉市 | 靖宇县 | 修武县 | 海晏县 | 绥中县 | 宁远县 | 噶尔县 | 苏尼特右旗 | 广水市 | 三穗县 | 聂荣县 | 钦州市 | 桓台县 | 平泉县 | 清涧县 | 三亚市 | 长汀县 | 伊吾县 | 洛阳市 | 泊头市 | 灵山县 | 和田市 | 北宁市 | 潮州市 | 盐亭县 | 民勤县 | 观塘区 | 苗栗市 | 综艺 | 和政县 | 宁陕县 | 大埔县 | 长乐市 | 贡山 | 农安县 | 华亭县 | 兴国县 | 离岛区 | 阿荣旗 | 通山县 | 玛多县 | 永吉县 | 嘉荫县 | 新蔡县 | 桃江县 | 渝北区 | 武汉市 | 和平县 | 蒙城县 | 方山县 | 龙陵县 | 淮滨县 | 收藏 | 伊金霍洛旗 | 正宁县 | 嵊泗县 | 民勤县 | 孝义市 | 进贤县 | 焦作市 | 惠州市 | 东源县 | 武汉市 | 靖江市 | 平谷区 | 长沙县 | 临海市 | 通海县 | 大余县 | 蒲城县 | 长春市 | 洞口县 | 西和县 | 沿河 | 沙田区 | 盘锦市 | 宿松县 | 连江县 | 延寿县 | 海宁市 | 饶阳县 | 亚东县 | 开平市 | 吉安县 | 七台河市 | 柞水县 | 荔浦县 | 栾城县 | 邓州市 | 富川 | 鲜城 | 盘锦市 | 双桥区 | 乐东 | 阿拉尔市 | 孝义市 | 汤原县 | 凤阳县 | 芜湖市 | 赣榆县 | 望江县 | 溧阳市 | 金秀 | 新野县 | 临汾市 | 刚察县 | 宁津县 | 措勤县 | 辽宁省 | 象州县 | 新平 | 中超 | 大同县 | 黄山市 | 安仁县 | 犍为县 | 甘孜县 | 山阳县 | 芒康县 | 永川市 | 洞头县 | 阜平县 | 资源县 | 和龙市 | 合阳县 | 华安县 | 城固县 | 扬州市 | 海阳市 | 巨野县 | 新乡市 | 万载县 | 余干县 | 普陀区 | 博野县 | 安岳县 | 建宁县 | 民和 | 鹤岗市 | 阿合奇县 | 防城港市 | 阿荣旗 | 攀枝花市 | 榆社县 | 乐至县 | 托里县 | 绍兴县 | 万源市 | 庄浪县 | 乌审旗 | 琼中 | 若尔盖县 | 盐亭县 | 通山县 |